主页 > S派生活 >脸书到底对你有害,还是让你更幸福? >

脸书到底对你有害,还是让你更幸福?


2020-08-01


脸书到底对你有害,还是让你更幸福?

社交网路对人的影响一直是一个无法辨明的问题,就像虚拟网路与现实网路是相背还是相拥一样,众说纷纭。本文分享了其对于 Facebook 亲身经历过的爱与恨,并认为虚拟网路对人的影响取决于一个人的使用态度和方法。

我对 Facebook 的感情很複杂,「点讚」「爱」和「哇喔」的按钮,以及如商场中经常面出现的红色通知使我的心情每天都在上下波动,让我由开始的喜欢转向自我责备和满怀嫉妒。但是不再使用它却是一件难事。第一次,我找人帮我重设密码,但过了一个月后就请求他告诉我密码。第二次,我尝试停用自己的帐号七天,但我只坚持了三天。

这种状态绝对不正常,我也不是唯一一个认为 Facebook 对自己的生活产生负面影响的人。近几年,研究人员通过越来越多的证据证明使用 Facebook 可能和心情不快有关。在今年早期出版的《流行病学》杂誌上,研究人员分析了由盖洛普小组社交网路研究在 2013、2014 和 2015 年开展的面向超过 5000 名研究对象的 Facebook 使用情况,并将其与个人自我报告的健康水平作对比。结果表明:Facebook 的使用与人们近几年整体健康水平,尤其是身体健康、心理健康和生活满意度方面下降密切相关。

儘管这不是第一个提出了 Facebook 可能会对人的心理产生影响的研究,但却是目前为止证据最充分且通过纵向对比分析 Facebook 影响的一项。「这与不断出现的事实相符,」密歇根大学的心理学教授克罗斯认为,「同时也是一个很难解答的谜题。」

有害?

在 2013 年,克罗斯发表了一篇有关 Facebook 如何影响年轻人健康水平的论文,被广为引用。在论文中克罗斯通过一个特殊方法测试参与者使用 Facebook 的感觉、使用频率、以及在状态发布后与现实世界的交往状态如何。克罗斯解释说,即时蒐集反馈是为了尽量避免时间越长而导致的记忆和感觉的不準确性。即使这项研究只有 82 个研究对象,但是研究发现了人们在一段时间内使用 Facebook 越频繁,他们的感受就越糟糕。此外,在为期两周的实验时间内研究对象使用 Facebook 越频繁,他们的生活满意度就会持续走低。

克罗斯的研究为那些已经开始怀疑社交对人的影响的社会科学家提供了更多的证据:互联网即使为我们提供了更方便且更易于连接的生活,它也为我们的心理健康敲响了警钟。1998 年,卡耐基梅隆大学的一名研究人类与网路关係的心理学家克劳特,开啓了互联网对于社交和心理影响的研究。该研究是基于 169 名研究对象头几年上网情况,研究发现在网路上花费的时间越长,人们在现实中交流的时间则越短,且现实中的朋友更少,并伴随着孤独感的增长。

自那时起,研究者在 Facebook 的使用群体中也发现了相似的趋势。2015 年,丹麦的一个研究团队要求 1095 名研究对象在一周时间内停止使用 Facebook,研究发现这些人的注意力、幸福感和生活满意度得到极大提升。与此同时,美国匹兹堡大学的研究人员对 1787 名年轻人进行调查,发现他们使用社交媒体与抑郁状态具有相关关係。活跃的社交媒体使用者比最低频使用者的抑郁指数相差 2.7 倍,虽然该数据会受生活品质、家庭收入和教育水平的影响。

但是距得出结论还很早。很多研究人员并不能确定他们的研究发现是否能用来解释抑郁和孤独的人更倾向于使用 Facebook。毕竟,相关性不代表因果性。即使一些研究通过研究个人情绪在使用 Facebook 后发生了何种变化,但是离下定论还为时尚早。

有益?

与此相对应的是,许多研究表明使用 Facebook 对人的身体健康有益,这使情况变得愈加複杂。2007 年,密歇根州立大学的研究人员发现,使用 Facebook 会增加学生的「社交资本」。两年后,来自德克萨斯大学的研究人员进而证实了这些发现,使用 Facebook 不仅会增加学生的生活满意度,而且会提高公共事件和政治事件的参与度。

与此同时,在 2013 年有关研究结果反驳了 Facebook 等虚拟社交会影响现实社交的言论。两项小型研究表明一个人在 Facebook 上的关係数量和品质与现实生活中的情况相关程度低,抑郁和焦虑的程度与 Facebook 上的好友保持联繫的相关性也较少。这些发现在 2014 年被一项密歇根州立大学的研究证实,这项研究基于 339 名成年人的社交网路积极性行为,研究发现他们对于社会支持、社群意识以及生活满意度在上升而不是下降。

其他研究发现使用 Facebook 可以引发怀旧情绪,这种情绪能够增加人的归属感和接纳度。2013 年,英国的相关研究发现回忆自己发布的帖子和图片具有自我安慰的作用,尤其是对于那些有心理疾病的人而言。

结论

所以我们是否能得出 Facebook 对于我们来说是好还是坏的结论?仔细思考就能够发现这个问题本身太过宽泛,因为答案取决于人们如何使用社交网路而不是他们是否在使用它。近几年,研究者发现了多种影响因素:对线上朋友了解的程度、在 Facebook 上如何展示自己、积极的还是消极的使用 Facebook,这些都会影响结论的产生。

但是毋庸置疑,Facebook 通过点讚、图片展示等方式增加了社会性的比较。2014 年发表的小型研究发现,经常使用 Facebook 的人更有可能与那些看起来比他们过得好的人进行比较。但是这个现象也可能取决于你的社交网路中的朋友是哪种? 2012 年的一项研究发现,一个人对于 Facebook 好友的了解程度越少,他们就更会觉得这些朋友活得更开心且生活得更好。

这种趋势反映了一种「符合偏差」现象,即我们对于一个人的生活状态的认知是基于已经知晓的信息,在 Facebook 中则是基于他们的更新状态和图片分享。所以,我们尤其对那些不了解的人们存在这种偏见。

有趣的是,那些在 Facebook 上为自己的生活画上美好图景的朋友,可能会比那些写下自己情绪低落时刻的朋友会更不快乐。肯特州立大学的研究人员发现,那些在网路上更坦诚表达自己的人更有可能体会到幸福感,并觉得自己得到了虚拟网路上的支持。

一些研究表明,人们如何使用 Facebook 是其中最重要的要素之一。来自密歇根州立大学的研究人员要求学生记录其社交媒体使用情况以及他们所感受到的来自朋友们的支持。研究发现,那些在 Facebook 上更活跃的人,如提供意见、表达同情、或者邀请人们参加新组织的人比消极使用者更能感到幸福感和社会满意度的增加。克罗斯和他的同事们要求 80 名大学生在实验环境控制下以积极和消极两种方式使用 Facebook,那些只是简单浏览而不去分享或做些什幺事的人在实验结束时会感到更糟糕。但是,克罗斯认为即使这些证据有力的证实了消极的 Facebook 使用行为会消极的影响人们,但是人们仍然无法说清社交网路对于积极使用者的影响:「总的来说,目前的研究各抒己见,我们需要对此进行更深入的研究。」

虽然 Facebook 的影响研究比研究 Facebook 本身来得琐碎,但是克罗斯认为这对于父母、教育家和消费群体理解这种交流形式如何影响人与人之间的交往则非常重要。「我们在上千年的时间里通过拥抱和亲吻进行交流,突然之间新兴技术改变了彼此交往的方式,」他说,「一些人耗费更多的时间在线上,而这对于人们的余生以及他们如何感到幸福都会产生影响。」

自从最近一次我尝试退出 Facebook,我与它的关係得到了大幅度提升,上面一些研究提到了一些原因:我会积极的与朋友互动而不是单纯浏览消磨时间,而且我也试图在自己的状态中展示不同的生活状态。虽然我不会冒失地承认自己爱上了这个社交媒体平台,但至少我会为它点个讚。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太阳城_msports万博体育下载|引领和改善网站|提供更便捷网站|网站地图 sunbet申博官网 sunbet(官网)管理网